当前位置:首页 > 名人 > 网红 > 正文

明星直播网红借短视频“出圈”

网络整理 2019-06-12 20:11

图片版权所属:站长之家

本文已获授权,来源:小顾聊运营(ID:gugu9102),作者:顾顾(个人微信:guchenyan)

作为一位歌手,薛之谦把自导自演的小电影发在了抖音平台和微博,一个十二分钟的短视频,在抖音上被剪成了三段,获得了累计的 1000 万+的点赞量,在微博获得了100w+的转发量,32w+的赞。

薛之谦在 2 月中旬入驻抖音,至今也不到两个月,以 13 条视频轻松收获了千万量级粉丝,在抖音的明星排行榜前几位居高不下。

“出圈”,作为网络语的该词是饭圈的常用语,意思为某个明星、某个事件的走红热度不仅在自己固定粉丝圈中传播,而是被更多圈子外的路人所知晓。

用一位网友的话解释,“不是只有我们嗨,别的啥都不懂的也一起嗨。”

在过去一年的时间,最令市场运营人焦虑的词就是“增长”,事实证明,短视频已经以势不可挡的劲头加速了内容增长。触觉敏锐的明星、直播网红、品牌注意到这一趋势,开始了“出圈”,以不同姿势跨进了短视频行业。

1

明星“出圈”  为平台定制原生内容

小品演员郭冬临的另一个名字是“暖男先生”,分别在快手和抖音发布了一些搞笑的场景剧,每个场景里扮演的角色各不相同,演员也时常有串场,有一些脚本段子并不新鲜。但有着明星光环和专业的演技加持,同样的内容发在了两处。在抖音的粉丝高达九百万量级,在快手也获得了五百多万的粉丝。

郭冬临在抖音和快手平台变成了暖男先生。

在快手,网友“流浪的人儿”在郭冬临的视频作品下留言,“段子不段子的无所谓,看见您这张脸,我就能乐半天。”这条评论被赞了四万次。

吉克隽逸自称“summermomoko”,在镜头面前极其潇洒自信,她把小红书作为主阵地、内容也会同步到抖音、微博平台上成了种草达人,她的视频并不精致,有着VLOG的粗糙和真实感。她会在视频里分享美白牙齿的神器、口红的试色体验,玩笑般模仿起李佳琦标志性的带货话术。

吉克隽逸在小红书和抖音上以momoko之名种草。

在小红书上,吉克隽逸的签名是“我要在你们心里种下一片草原。”已经有了九十多万的粉丝, 最热门的一条内容点赞超过了六万多,号称“消化一切口红色号”,并挑战了“紫色、芭比粉”这种极难驾驭的口红色号。

有别于一些明星的玩票状态,从这几位明星账号的内容策划、个人定位、更新频率都能看出来,他们把短视频平台作为个人品牌认真地玩儿,还会结合自己的内容属性,进行多平台分发。平台借助明星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力,而明星也通过内容形式定位的创新转型,有了话题点,获得了关注度。

2

直播达人“出圈”   李佳琦的淘外成名路

在入驻抖音之前,李佳琦已经在淘宝直播有了不菲业绩,有过和马云同台打擂卖口红的经历。在淘宝发布的达人收入排行榜(“淘布斯”)上,李佳琦紧随薇娅、Heika-Z,以 1500 万元排名第三,也是淘布斯唯一上榜的男性达人。百度他的名字,你会发现关于他的报道大都是从今年 1 月份之后的内容,“OMG”、“买它买它买它!”成了他的关键词。

李佳琦作为第一个从淘宝直播“出圈”的现象级红人,通过短视频全网走红,对淘宝直播也具有重大意义。淘宝直播的核心需求都是卖货,和以人为主的秀场、游戏直播相比,主播大多是“淘内红”,主播们需要外在流量的拓展,在全网打出个人品牌。

此外,内容直播平台被短视频平台抢占了大量时间和用户,直播网红们增长乏力,也急需寻找新的增长契机,有些游戏主播转战抖音用短视频+直播的方式创造内容,一些直播网红索性放弃直播,转战到短视频形式,为自己获得了更多的自由时间打磨内容。

3

为什么短视频成为“出圈”利器?

有人从其他领域迈进短视频,成为了红人,也有人在短视频平台创造话题,从平台“出圈”,被主流媒体报道,为大众知晓。是否顺利“出圈”和在平台上的粉丝多少并没有直接关系,而在于是否具有话题性。

李雪琴的第一次走红是在清华大学门口用抖音给吴亦凡留言。她的第二次走红,则是被吴亦凡在抖音上用东北话回应了她,她的抖音粉丝快速上涨到两百多万,她因此被称为“追星锦鲤”,也带动了不少名人、蓝V 和她互动。但大多数人第一次听说她,却是因为主流媒体的刷屏级报道文章,让很多没看过她短视频内容的人,知道了她的名字和故事。

为什么短视频成为这些明星网红们的“出圈”利器? 盘点下有如下几个特点:

1、灵活性。和直播相比短视频形态有更大的灵活度,更为高效的传播方式。